究竟有多少父母,正在假退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5-19 9:04:10??????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到晚上,凡是有廣場的地方,必定被整齊劃一的廣場舞隊伍占領。  西安租父母小編分享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音箱的開關一打開,就是專屬于中老年人的沉浸時刻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“怎么也飛不出,花花的世界”,我們的父母像換了個人似的,挺直了腰桿,神采奕奕,把瑣碎的家務事統統踩在腳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跳廣場舞并不是一種普遍的自由,還有一群老年人正在家里陪孫子孫女寫作業,或者在補習班門口等他們下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著遠處歡快的旋律,卻無法加入其中。所謂的退休生活,只是換了個地方接著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了老了,卻要漂泊他鄉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年人無法退休,很多時候都是兒女們“逼”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人咬牙在大城市打拼,好不容易站穩腳跟,安家落戶,以為一切都在變好,結果被工作之外的現實劈頭蓋臉地教訓了一頓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子帶來的喜悅是短暫的,養育孩子的高昂成本讓請假都變得謹小慎微,再不滿意的工作也得硬著頭皮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一線城市廣州為例,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從產檢、買營養品、嬰兒用品到坐月子,最少要花費4萬元[1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健康的前提下將孩子撫養到3歲,最少需要13萬元以上[1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為人父母,其他消費的優先級總是要排在孩子后面。尤其是1塊多一片的紙尿褲,已經足以讓很多年輕的父親感受到育兒的壓力,甚至需要做好幾份兼職賺錢[2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這樣的殘酷現實,“雙職工”似乎才是唯一的出路,夫妻雙方必須同時埋頭工作,才可能養活得起一個新生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再怎么努力工作,請保姆對普通家庭來說也并不現實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大城市,月嫂總是最貴的,杭州地區月嫂的月平均工資甚至達到9000元以上[3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類型的保姆,比如育兒嫂、育嬰師、家教幼教等,凡是圍著孩子轉的,都不可能低于3500元[3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新一線城市,這個價格意味著,咬咬牙為孩子請一年保姆,幾乎要搭進去其中一方整整一年的收入[4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養活孩子拼命工作,但忙著掙錢又沒時間照顧孩子。在這種矛盾和無奈之下,中國年輕一代的尷尬處境,只能交由自己的父母化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中國,請退休的父母從老家來到自己工作的城市幫忙帶孩子,已經成為普遍現象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國0-2歲嬰兒之中,60%到70%由祖輩撫養 ,其中30%的嬰兒則完全被托付給了老人[5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項對上海白領子女養育情況的調查也顯示,小孩3歲前,因為沒辦法平衡工作和家庭,近7成的青年父母需要老人幫忙照顧孩子[6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背井離鄉,千里迢迢來到兒女工作城市的老年人,被形象地稱為“老漂族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統計,2015年,全國流動人口中有1800萬“老漂族”,約72%是60歲以上的老人[7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照顧孫輩,給工作忙碌的兒女分憂,35%的“老漂”愿意來到北上廣深這樣的一線大城市“重新開始”[8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去的父母,好不容易養大了一代人,以為終于能退休,現實卻是輾轉異鄉,過上了漂泊的保姆生活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劃廣場舞,結果當保姆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年人去大城市照顧孩子,意味著盼了一輩子的退休生活被按下暫停鍵,短時間內很難繼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理想的退休生活,應該是無比休閑愜意的: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上起來去公園打打太極,回家給花花草草澆水;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午吃完飯后小憩一會兒,溜達到小區的老年活動室邊打麻將邊嘮家常;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飯后約上朋友們去附近的公園遛遛彎兒消食,或者跳廣場舞解悶兒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實是,這些老人在退休之際又被重新上緊了發條,開始在鍋碗瓢盆和年幼的孩子之間輾轉。說是照顧孩子,其實是給一大家子當保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老漂族的日常,大多復制了幾十年前的軌跡——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上六點起床準備早餐,送孫子孫女上學,回來的路上順便買菜;打掃完衛生后湊活吃一頓午飯,然后開始準備下午飯的食材[9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子放學早,三四點就得去學校門口等著,放學后再送到補習班學鋼琴、繪畫、舞蹈、英語等[9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趁著孩子上課的空隙,趕緊回去做晚飯,好讓孩子的爸媽下班后不至于餓肚子[9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疫情期間,即使接送任務取消了,督促孩子按時上網課、寫作業等,也成了老人們的活兒[9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照顧一家老小的重擔主要在奶奶或姥姥身上,她們經常把帶孩子稱為“上崗”或“上班”,把自己比喻成不停轉動的“車轱轆”[10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爬山喝茶釣魚的悠閑養老夢破碎,看著老家姐妹在群里分享的舉著絲巾的旅游照,都只有在屏幕前羨慕的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替兒女照看孩子的祖輩們,犧牲了個人自由,只要醒著的時候就是上班,沒有工資,有時還得看兒女臉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代人育兒觀念不同,光是關于“孩子一歲前能不能吃鹽”這個問題,就足以引發一場曠日持久的家庭爭吵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帶著使命而來,無法在短時間內融入大城市。平時除了出門買菜就是圍著孩子轉,沒時間社交,朋友很少,很容易感到孤獨、抑郁[11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神需求被忽視,他們的身體健康狀況也堪憂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平時高強度的家務勞動,以及被壓縮的睡眠時間,讓照顧孫輩的老人,長期處于慢性疲勞之中,他們的身體往往比為了養老的“候鳥型”流動老人更差[12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女性長輩身上,這一點體現得更明顯[13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期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顯示,洗衣做飯、打掃衛生、照顧孩子等繁重的家務,大多還是由女性承擔,認為自己健康狀況良好的女性,比例總體上低于男性[14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項針對中國中老年群體關節炎患病率和危險因素的研究顯示,45歲以后,女性的關節炎患病率高于男性[14]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年人的假退休,帶來的不僅是心理壓力,還有不可逆轉的身體傷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沒等享福,身體先垮了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父母總是“勞碌命”,像陀螺一樣轉了一輩子,奉獻了一輩子,還沒等享福,身體卻先垮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尤其是很多為了照顧晚輩而遷居的老年流動人口,因為人生地不熟,整天忙著操勞家務事,非常容易忽視自己的身體健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无码_色www永久免费视频_这个b超多少钱_美女131_日本公共厕所www撒尿_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